微生態健康大時代,唯“夢想”與“實干”不可辜負

2018-03-22 本站原創 2128

利用多種膳食纖維組合,改善糖尿病人的腸道菌群;腸道屏障漏洞引發炎癥和自身免疫病;改善腸道菌群,幫助早產兒健康成長……..

小編早已經習慣了滿屏被“腸道菌群”霸占,而“腸道”作為微生物在人體內存在數量最多的場所,已經在千萬年的時間里和人類形成了一個復雜的微生態系統。既然是生態系統,必然是生物與環境構成的統一整體。為了讓這個整體處于相對穩定的動態平衡狀態,我們欣喜的看到,人類已經開始在微生態營養、健康及精準醫療領域應用上,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浪潮。一次次重大研究發現不斷的洗刷著我們對人菌共生、天人合一的新認知。

量子高科作為這股浪潮中的弄潮兒,在2018,逐步通過微生態營養、醫療及醫藥研發事業的布局,努力打造微生態行業有序健康發展的生態閉環體系,致力成為大健康創新服務生態圈龍頭企業。企業繼續通過以腸道菌群為靶點干預和治療慢性病、微生態醫療健康服務以及微生態營養健康制品的創新研發等途徑,系統化改善人類營養、醫療和健康管理水平。

如何理解新營養觀

傳統營養觀念下營養素可給人體提供能量、構成機體和組織修復以及具有直接生理調節功能的化學成分。但是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研究證據表明攝食某些不被人體吸收利用的特定成分,能調整人體腸道微生物菌群而間接達到健康維護、疾病預防的作用。為此,有必要提出新的營養觀對營養素范疇進行擴展,除七大傳統營養素之外,不直接被人體吸收利用,但可為人體有益微生物提供營養,維持腸道微生態平衡,從而間接有益于人體的微生物和化學成分,例如,被臨床試驗證實有效的益生元、合生素、微生態制劑等都應被納入新營養素的范疇。

另外,新營養觀必然包含針對正確的個體,在正確的時間給予精準的營養健康干預,這就要求營養的定制基礎必須建立在考察個體遺傳背景、生活環境(土壤、水)、生活特征(膳食、運動、生活習慣等)、代謝指征、腸道微生物特征和生理狀態(營養素水平、疾病狀態等)因素基礎上。

20180322162129_90903.png

南方醫科大學周宏偉教授

益生元對葡萄糖代謝和腸道微生物的積極影響

學醫學的人都知道循證醫學,也是現代醫學的主流,其核心思想是慎重、準確和明智地應用當前所能獲得的最好研究依據,同時結合醫生的個人專業技能和多年臨床經驗,考慮病人的價值和愿望,將三者完美地結合制定出病人的治療措施。

這里提到的最好研究依據,主要來源是隨機對照試驗。鑒于益生元對于人體整個腸道微生態影響的研究還比較鮮有,且大多數在國外進行,尚缺乏中國人群的數據。從16年開始,量子高科與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開展了全國首個益生元干預人體大樣本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實驗。實驗項目跨越三年,并且在去年FIC論壇上,我們分享了實驗的初步成果,發現益生元對不同人群效果不一,并且中國人的腸道菌群具有特異性,研究發現益生元不僅能特異性增殖雙歧桿菌、乳酸桿菌,還能改變整個腸道菌群微生態。該項目經過過去一年的時間分析研究,周宏偉教授在今年論壇報告上,進一步揭示了,無論是低聚果糖還是菊粉,均未顯著影響宿主身體指標、血糖代謝、血脂代謝指標;并且明顯增加了雙歧桿菌的豐度,改變了腸道菌群的豐度與多樣性,后續項目將進行血樣樣品與糞便樣品的代謝組學檢測和該批糞便樣品的特定菌屬的定量分析,將特定菌屬與特定代謝物變化進行關聯,嘗試闡明益生元的作用機制。

20180322162157_37702.png

量子高科首席科學家魏遠安教授


益生元與益生菌的復配效用如何實現1+1>2的效果

我們已經可以看到,近兩年市場上出現越來越多的益生元與益生菌復配產品,因為,人們的觀念是益生菌可以直接補充人體內的有益菌,益生元可以給益生菌的生長和繁殖提供更有利的環境,可以說益生元與益生菌的復配組合實現了協同效應。這個前提,當然沒錯,但如何實現1+1>2的協同效應?

本次論壇,魏遠安教授在報告中,分析了幾組包含scFOS的合生素對人體產生的作用,其中最值得關注案例,選取根據腸易激癥(IBS)診斷標準Ⅲ挑選了30名患有腸易激癥(IBS)和便秘的病人作為受試者,在2周測定基線的時期過后,受試者被分成3組接受為期4周治療。結果顯示減緩腹脹的功效只在服用添加了5g scFOS和10×109長鏈雙歧桿菌的組別中出現。這就明確了不是高劑量的益生元與益生菌混合物,對于人體健康的促進作用就會更好。

在新營養觀下,益生菌和益生元的復配協同作用將在今后的個性化、精準化營養和以腸道菌群為靶點的慢性病、代謝病干預治療中發揮更大作用。而魏遠安教授概括的“精準”、“平衡”、“個性化”和“治未病”,將是未來新營養研究和應用的發展趨勢。

20180322162225_10964.png

論壇現場


一切營養的供給都需要建立在安全基礎上

作為功能性低聚果糖不可或缺的生物催化劑,果糖基轉移酶廣泛分布于生物界,米曲霉、青霉屬、黑曲霉及屈芽短梗菌等多種微生物均能產生,果糖基轉移酶是一種胞內酶,可以通過菌株篩選獲得生產所需的最佳產酶菌株。

量子高科所專注的微生態健康領域,在酶工程、微生物發酵技術上一直推進行業進步,早在15年,便通過國家級微生物研究所完成了對米曲霉的菌種鑒定,隨后在16年,委托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開展了果糖基轉移酶的毒理試驗。并在17年,正式向國家衛生計生委申報將果糖基轉移酶列入食品添加劑新品種。經過審評機構組織專家評審,獲得通過。

出于對營養安全的考慮,近年來陸續有文獻報道,黑曲霉作為另一種食品工業用霉的安全性存在風險,其產毒能力評價需引起業內重點關注。在葡萄、葡萄酒、咖啡豆和多種谷物中均發現了可產生赭曲霉毒素A和伏馬毒素FB2的黑曲霉菌株,同時有研究報道約73%的食品工業用黑曲霉菌株具有產伏馬毒素FB2的能力,若研究屬實,秉承一切營養供給都需要建立在安全基礎上的原則,目前亟需建立食品工業用黑曲霉菌種產毒能力系統性評價體系,來保證食用工業生產用黑曲霉菌種的安全性。

編者按:小編入行已有5年,腸道菌群的故事從鮮人問津到今天的廣為人知,人類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開始計劃給自己量身定制營養,過往我們也不曾想象可以通過對微生物等指標的分析和利用干預手段來發現慢性疾病的根源,更好地預防和控制它們的蔓延。微生物的研究意味著營養、飲食和健康管理模式已經迎來革命性的變化。我等從業者有幸身處在這個時代,在微生態健康大爆炸的時代之下,唯“夢想”與“實干”不可辜負。

?
pk10计划